E-mail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  皆绿山房
  二分竹屋
  南窗寄傲
  山响草堂
  囊云洞
  千年古柏
  数鱼亭
  绠汲堂
  松吹阁
  因巢亭
  美女照镜石
  文桂舫
  午韵轩
  蕉雨轩
关键字:
范 围:
首页 文化乔园
 
古匾 (泰州乔园系列之六) 文/张执中
点击数:4255    更新时间:2012/10/23 10:21:51    收藏此页

   初游乔园,山响草堂前山上的那棵古柏,印象深刻。至于说到有一块楠木古匾,却感茫然。不知它在哪里?什么格式,何等内容,也全不知道。后来,断断续续听到这匾的一些故事,激起了我了解它的兴趣。
    匾,是中国古建的一种重要装饰,是建筑的眼睛,主人的心灵。山海关上“天下第一关”匾,北京故宫大殿内的匾,琉璃厂“荣宝斋”匾,都是名匾,具有很高的历史和文化价值。乔园这块古匾,用句泰州话,叫做“也不淡”!
    2012年10月21日,与园工丽俐、爱珠和晓霞谈到这块古匾的身世。乔园于明万历年间陈应芳始筑,取名“日涉”。清康熙初易手田敬锡。雍正间再易于高凤翥,其子更名“三峰”。咸丰八年(1858)三易于吴文锡,再改名“蛰”。同治七年(1868)落乔松年手,俗称“乔园”。1949年后园归于人民。这块古匾原来在第三届园主高氏后代手上。园工丽俐只知道此人曾在市毛巾厂质检科当过科长,现已作古。上世纪中叶乔园辟为巿人民政府招待所,时任所长岳德贵,从高氏手中购买此匾归于乔园,具体情节,她们都说不淸楚。
    当天午后,我找到泰州市海陵区西桥南街54号6号楼201室岳德贵家。我与岳曾做过邻居。岳爹夫人开的门。岳爹刚刚脱掉衣裳,在浴间准备洗澡。他略拉开浴间门,笑问我有什么事?我说了原委。岳爹说咋个要有几句话说一下呢!于是,马虎地套上内裤,光着身子出浴间与我方厅就座,老夫人给他加上衣服。我问他高寿?他说83岁,属马。我急着要他穿好衣服,不能着凉。后天就霜降了,这种天,这把年纪,还敢在家里洗澡!他说他精神好着呢!说话不扯,头脑淸楚,手脚灵活。我问他:“这个匾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他答道:“1980年左右。”“高家当时是哪个人问的这桩事?”“高松池(音)。”“是在毛巾厂当过质检科长的?”“是的。”我说园工丽俐的母亲与高同厂同科室,高这个人已经“走”了。岳爹诧异。我说这个匾在高家当踏板用?岳道:“不是的。”“当铺板?”“也不是。是放在厨房里当案板,正面朝下,背面朝上。堆放杂物。不当一回事。我说'老高呀,这个东西倒不如卖把我们乔园吧?'高本人同我也处得不丑。他说'还卖什么?你俫要就拿走。'我说'咋个不能,要给钱。”我插话:“听说是四百元。”岳爹说:“不是的,是三百元。那时候的三百元像个三百元啦,不是个小数。高家打了收条。收条我交给会计入了账。”我问岳:“你怎么知道高家有这块匾的?”岳爹说是听他的邻居们讲的。我说:“园工们说是你和高家在浴室洗澡的时候谈起来的。”“不是的。不过说与洗澡也有点关系 。那时乔园要砌浴室,需要把乔园西头的13家住户拆迁,包括高家在内。我和尤庆堂共同做住户的工作 ,这样谈起来的。这事尤庆堂清楚,高的邻居胡焕文(音)也全淸。”      
    事情办了好长时间以后,社会上逐渐重视起文物,高松池想要回这块匾。说是这是他高家祖上的东西,他要留传给他高家后代。岳爹半玩半笑 ,婉言化之。高跟岳要了多次,遇到一次要一次。由于平时高与岳处得好 ,感情难却,这事没有再顶针。
    下午四时,我采访过岳爹回到乔园,跨进山响草堂,南门内门楣上方悬挂着的这块楠木古匾,丽俐帮助,我爬高量了尺寸,横190厘米,高78厘米,厚4厘米。黑老漆地,“三峰园”三个擘窠楷书金字,其左是正文带落款计229个行书小金字跋文。是高凤翥的第三子岱瞻所撰所书,时在嘉庆21年(1816)。跋文叙述了修箿、增建及易名诸情况和缘由。
     乔园山响草堂里的这块196岁的楠木古匾和堂外山上的那株400岁的古柏 ,是乔园历史最真实也最权威的见证。它们记载沧桑,叙述岁月,演绎传奇。刘禹锡在《陋室铭》中写道: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;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”乔园的这一匾一柏,就是乔园的一仙一龙。


总页数:1  第  1    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