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-mail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  皆绿山房
  二分竹屋
  南窗寄傲
  山响草堂
  囊云洞
  千年古柏
  数鱼亭
  绠汲堂
  松吹阁
  因巢亭
  美女照镜石
  文桂舫
  午韵轩
  蕉雨轩
关键字:
范 围:
首页 文化乔园
 
泰州乔园系列随笔之九
点击数:3063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/7/10 10:16:30    收藏此页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乔园緑卡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绿卡是给外国公民的永久居住许可证,最早在美国是绿色的。乔园也有“绿卡”,哪些对象可以享有呢?
      乔园花木多,鸟也多。鸟有灰的、褐的、黑的许多种,我对这些不速之客都不知其名。想给它们拍照,上网了解。我双目白内障,抢拍镜头不容易,特别是我想要拍的镜头,更不容易。那些飞翔、栖息、嬉戏的镜头,我都不要。交尾镜头更不要。我想要的是这些嘉宾进食的镜头,对它们吃些什么很感兴趣。
      仲夏的一天,园工荣珠在李子树下,拾到三只完好新鲜熟透的李子,洗得干干净净的,像紫琉璃球,给我一只。我连皮吃,果肉蜜黄,香嫩甜鲜,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李子。我诧异:“园里有李子树?”她惊讶道:“不好了!文桂舫北边那么高髙的三棵李子树,你没看见!?结了满树的李子,这些时雀儿啄,都啄光了。”“雀儿吃李子?”“吃哟!”鸟雀知好歹,美味也贪婪。
      春末夏初,枇杷金黄,园鸟吃枇杷。园工雨萍说它俫拣熟的吃。我说它俫知道生熟?雨萍说这些小东西坏(精)得很,比人都精。绠汲堂、数鱼亭那几棵枇杷,今天熟一个啄一个,明天熟两个啄两个,就这样都啄光了。这两天去吃桃子了。我知道猴子吃桃子,不晓得雀儿也吃桃子。
      怡心池东岸有一株大桃树,结了一树的桃子,拽得树枝快达到水了,散发着像发酵的葡萄,那种诱人的香甜味。迎面一条枝上叶间两只桃,被鸟啄掉一大半,有好几天了,残剩的桃肉,已被氧化成铁锈色。我用手机拍了照。能拍到鸟儿正在啄桃子的镜头,那才珍贵呢。我试过好多次,都没成功。每回还没靠近桃树,啪啦一声,几只鸟影掠头而飞。一次,园工看到两只鸟共啄一桃,跑来叫我赶快去拍。等我赶到,不见鸟影,却见刚被啄剩的桃,露着鲜红滴血般的桃肉。我问她们看到的鸟是什么鸟?她们都说认不得,是灰色的 ,头上还有一厾白。
      桃子吃掉了,这些贵客吃什么?园工老于说有得吃。她手臂朝东当空一划,咋些树上有小果子。园工老宋说那是高杆女贞树。老于说,它俫就吃那些小黑果子,痾的屎也是一厾厾黑的,难打荡。咋些黑果子多得扎实,能吃到下霜。秋冬有石榴吃,红天竹果儿吃,白枇杷花吃。花也吃?吃啰!嫩叶儿、芽嘴儿样样吃,园子有它俫吃的。老宋老于是农村人,对农作物比我有知识。他们说,现在田里没得雀儿吃的,豆儿豆儿没得,稻子嘛还不曾上来,麦子唛更不谈心。你叫它俫吃什哩杲梓嘞?咋块正好,李子熟格,桃子甜嘞,快活煞啦。我说它俫怎么晓得到这块来的?它俫又不呆,都是老常客了。你把它当呆子,你就呆了。
      绿色的乔园,造园人原为欣赏,花木配植,四时不脱。不意成为鸟儿的粮仓,这些食客好像得到了天然绿卡,成为乔园的常住户。它们高兴就唱,快乐就舞,饿了就吃,充分自由自在。它们不但是乔园的宠儿,更是乔园的绿色园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张执中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2.7.3

总页数:1  第  1    页